Get Adobe Flash player

第十四个神偶
作者 :张国新(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干部)(发表于民间故事2012年7期)

 女大当婚
在茫茫的大兴安岭腹地,住着一个古老的村落,叫阿拉屯,这个村子民风古朴,村民彪悍勇敢,团结自强。阿拉屯的人就崇拜祖先、崇拜英雄,他们把崇拜的祖先和英雄物化成一尊尊神偶,供奉在神案上,每至农历大年,全村人便要进行隆重的祭祀仪式。六爷是掌管一村的头人,别看他已经七十挂零了,可身板硬实,精神矍铄,上山围猎下河捕鱼,不弱于二十岁的小伙子。
那一年,关东的雪下得特别大,沟川峻岭被皑皑的白雪封得严严实实,以往一到这样的季节,山里人都开始“猫冬”了,出入老山的人少了,就连进山打猎的人都见不到几个,山里山外村村屯屯非常安静。可今年却大不一样,日本关东军到处搞“清剿”,动不动就制造“洗村”的血案,枪声炮声不绝于耳,弄得人心惶惶。
这天早晨,六爷早早地起来了,用力推开了房门,见外面一宿又下了一尺多身的雪,他找来了扫帚,在雪地上扫出了一趟小道,从家门一直通到河套边,又用尖镐在冰上凿出了一个窟窿,之后牵来自己的那匹枣红马,马儿一见到清澈的河水,迫不及待地“嘶嘶”地喝了起来。饮完马后,六爷把马拴在马圈里,就进了供奉神位的西屋,一个一个小心地擦着神案上的的神偶。神案上一共供奉着十三个神偶,这十三个神偶都活在全村人的心里,是阿拉屯所有人最崇拜的祖先神。这时,房门“嘎吱吱”一声被推开了,关路山忙三火四地进了屋,拉着六爷说:“六爷,你快给我拿拿主意吧。”
六爷说:“什么事,看把你急成这个样?”
关路山说:“二丫头要跟货郎走。”
关路山是屯里的猎户,他有个闺女叫二丫头,老伴走得早,十多年里,父女俩相依为命。二丫头从小就跟着父亲打猎,练就了一身马上马下的好工夫。二丫头是十里八村数一数二出名的好闺女,媒人都踩平了门槛,可二丫头就是谁也没相中,没想到她竟然要跟一个不知底细的卖货郞走。
卖货郞是一个健壮英俊的年轻人,经常挑着货担出现在山里山外,很多人都认识他。这一段日子里,卖货郞来阿拉屯的次数多了起来,六爷早就注意到了他。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亲生女儿要跟着这样一个人走,怎么能叫当爹的放心?屯里的大事小情,谁家的男婚女嫁,六爷就是主心骨,说活算数,所以关路山就来找六爷,他想,处事公平又心地善良的六爷决不会眼看着二丫头往火坑里跳的。
六爷把一尊神偶放在神案上,问关路山:“你是怎么想的?”
关路山说:“那还用说,不同意,这年头,谁知道他卖货郞是哪个山头的?”
“那二丫头呢?”
“她呀,就相中了卖货郞,看她那样,除他不嫁了,六爷,这事,你得给我做主,可不能叫二丫头跟卖货郞跑了。”
令关路山怎么也没有想到,六爷竟然说:“你还记得在咱们这里流传着一句吗?‘土打墙,墙不倒,小伙跳墙狗不咬,闺女丢了娘不找。’二丫头满意,就随她去吧。”
关路山呆呆地站在地当中,半天说不出话来。
在阿拉屯,谁也不能驳六爷的话,六爷说行,事就算定死了。
没过几天,来了一乘十六人抬的大花轿,把二丫头抬走了。
祸不单行
二丫头出嫁不久后的一天早晨,阿拉屯来了几个穿黑衣服的警察,踹开关路山家的房门,不容分说,就把他五花大绑捆了起来押走了。六爷知道后,连早饭也没顾得上吃一口,趟雪走了二十多里的山路来到了警察署,一问才知晓,出了大事,昨天晚上,从山上来了一伙人,把一个横行乡里叫臭驴的恶霸斩首了,在和恶霸家丁交火中,那伙人中一个喽啰挂花落了单,被警察抓了活口,经过严刑拷打,那人说出了实情,原来他们是大黑山上的胡子(土匪),为首的叫滚地雷,滚地雷就是关路山的新姑爷子,所以关路山就被当作土匪家属抓了起来。
六爷找到了警察署长魏麻子,给了他十块银元,说关路山虽然是滚地雷的老丈人,可他是本本分分的庄稼人,求他高抬贵手,把关路山放了,魏麻子拉着官腔说:“按实说呢,你是个德高望重的一村之主,就连县长都得给你个面子,这件事本不该叫你破费,可是,臭驴是日本人的红人,日本人已经下了话,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
六爷无奈地回到了阿拉屯,他想魏麻子的话也有一半是真的,臭驴的确的日本人的红人,给日本人通风报信,做尽了坏事,他被杀了,日本人不会放过滚地雷的。可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关路山被折磨死啊,于是他决定,去一趟大黑山,找滚地雷研究对策。于是,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他赶着马爬犁,悄悄地离开了关屯。
六爷走后的第三天,关路山就死在了牢房里,六爷不在,村人们心里没了主心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大家天天到村口张望,五天后,六爷回来了,可他并不是赶着马爬犁回来的,而是僵直地躺在马爬犁上被枣红马拉回来的。人都说好马识途,这话不假,枣红马浑身汗淋淋的,肚子下挂着冰凌。枣红马拉着六爷跑了多长时间,以及六爷是在什么地方受的伤、什么人打伤了他?谁也不知道。
血光年夜
人们把六爷抬回了家,找来了乡医,一检查,伤得不轻,子弹把他就肩膀子窜了一个眼,好在他身板结实,没有什么大碍,再加上他本身也是半个郎中,又有一些祖传治疗红伤的药方子,没用上一个月,就能下地喂马饮马了。一天他拄着拐棍来到关路山坟前,抚摸着雪地里的新坟,老泪纵流,无比悲伤地说:“路山啊,都是我害了你啊!”
时间进入了冬月,离阴历大年越来越近了,今年是龙年,按村里古老的规矩,龙年大祭,六爷已经开始做大祭的准备了,在把十三个神偶都擦拭得干干净净之后,他又用虎骨刻制了一尊新的神偶,形象是一个彪悍的武士。
六爷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就又接连赶着马爬犁出了几次村,每次爬犁上都装满了粮食。魏麻子经常派一伙警察来捣乱,警察问他:“干什么去?”他说:“进城,卖点粮食好过年。”
一晃,到了大年初一,夜幕刚降临,六爷家的大院子里就点燃了十几盏野猪油灯,照得半个屯子通红,全村老老少少都聚在了这里,就将进行十二年轮回一次的最隆重的祭奠。神案摆放在院子的正当中,神案上摆着黑毛猪头,香烟缭绕,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年供奉着不是十三个神偶,而是十四个,这第十四个神偶是哪路神灵,现在还没人知道。
六爷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他身穿神衫,腰间系着亮光闪闪的腰铃,手持单鼓,既威然神武,又高深莫测。 “咚咚咚,咚咚咚……”六爷手中的单鼓响了起,声音浑厚空灵,随着鼓声,六爷唱道:
“天有神,地有神,
八宝神,九岳神,
祖先神,英雄神,
阿拉子民祭众神……”
所有的人都齐刷刷地面向神案跪在了地上,连连叩头,之后专心地聆听听着六爷的神歌,就像进行着一次精神洗礼一样。突然,有个陌生人慌慌张张地来到六爷跟前,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六爷脸色陡然大变,他停了下来,把身边两个人叫到一边,耳语几句,又用力击起了单鼓,晃起腰铃,更高昂地唱道:
“地茫茫,天昏昏,
雪漫漫,风滚滚,
虎狼叫,恶魔吟,
设坛祈神保众人……”
全院子里的村民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不一会,偌大的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六爷一个人,还有那十四个神偶。六爷的歌声随着铿锵的鼓声和铃声飞向了四野八荒,使这古老山村的年夜更加神秘。
六爷的鼓点愈发紧密,歌声更加高昂洪亮,不知什么时候,院子里涌进来了很多荷枪实弹的日本人,面孔狰狞,凶光毕露,他们挤满了大院,但一个个就像被神灵摄走了魂似的,呆呆地看着六爷的绝伦表演,冰凉的时间凝固了一般……
“天有神,地有神,
各路神仙你听真:
国土破碎狼吃人,
尸骨遍野血染门。”
咚咚咚。咚咚咚……
猛然,狂风四起,刮得房宇呜呜怪叫,只听得“咔嚓”一声响,院子当中一根三丈多高的木头杆子轰然倒了,砸在了一群日本人的头上,与此同时,满院子的野猪油灯全部被刮灭了,大院里漆黑一片。一个日本人“哇哇”大叫,举起了屠刀,寒光闪闪的屠刀在黑暗着舞动……
神案上,香火还在燃烧,几个亮点在血光中眨动,十四个神偶目睹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咣”,一把战刀劈在了神案上,神偶被纷纷震落在地上,只有一个神偶安然不动,那就是第十四个英雄神偶,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一群恶人放在眼里;战刀再次高高地举起,“咣”,战刀深深地劈进了神案,英雄神偶像子弹一样飞了起来,射向了屠夫的脑袋……
六爷的大院里一片火光,整个阿拉屯一片火光,火光里,冲出了一匹枣红马,“咴咴”嘶叫着,向山林里奔去。
山上,逃出魔掌的阿拉屯人,个个迸发着愤怒的目光,也有人在抽咽。
英雄神偶
几年后,小日本战败,一场罪恶的战争结束了。
一天,阿拉屯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是一个女人,骑着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人们马上就认出来了,那女人是关路山的闺女二丫头,她骑的马是六爷那匹冲出火海的枣红马。二丫头押来了一个人,是原警察署署长魏麻子。二丫头把魏麻子押到了六爷的坟前,她告诉大家,当年六爷拉粮食出村是送给抗日队伍的,是魏麻子告的密,日本人才血洗阿拉屯。那个大年晚上报信的陌生人是她派来的,六爷祭神吸引了日本鬼子,阿拉屯才没有遭受灭顶之灾。在六爷的坟前,二丫头处死了魏麻子。
然而,大家的心里还有着很多的事情想不明白:六爷不是糊涂人,历来不和占山为王的人沾边,可他为什么做主把二丫头许给了一个土匪,他进山找滚地雷是被谁打伤的,还有,这么多年来,怎么一直没再见过“卖货郞”?
二丫头带来的队伍在阿拉屯住了很多天,渐渐地,大家心里的谜团一一地解开了。
那还是在很多年前,六爷赶山得到了一棵千年老山参,他去城里卖参时,碰到了一伙强盗,就在他的宝参将被恶人抢走的时候,来了一位武功高强的侠士,打退了强盗。也许那侠士扶弱济贫的好事做得多了,根本就没把这就事记在心上,也很快就把六爷给忘记了,可六爷却牢牢地把恩人铭刻在了心头,并一直不停地打探着侠士的下落。后来他终于探听明白了,那侠士外号叫“滚地雷”,日本人占领东北后,就领着一伙上了山,专门和日本人做对,成了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六爷非常敬佩滚地雷,所以滚地雷要娶二丫头时,他出人意料地答应了。六爷没有指认恩人,是因为到处都有日本人的奸细,他怕走漏风声会害了滚地雷。关路山被魏麻子抓去后,六爷上山找滚地雷,滚地雷带人下了山,不料被日本人打了埋伏,队伍被打散了,为了救六爷,滚地雷身中数弹,壮烈牺牲。
其实,六爷刻制的第十四个神偶,就是滚地雷,他要把这尊英雄神放在祖先神当中,世代供祭。……

【返回 吉林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