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吉林河灯—先人留给我们的财富

2011年6月8日

松花江河灯—吉林人民心灵的使者

       
       吉林人在松花江上放河灯由来已久,有史料记载的距今就有200多年。其中永吉县志记载了一段清朝中期,吉林人在松花江上施放河灯的盛况:“夜燃灯,偏置山谷,灿若列星,江中以船二载荷花灯,燃灯顺流,如万朵金莲浮于水面,船僧具经,铙钹鼓吹并作,士民竟相接踵摩肩”。可见松花江河灯,自古就规模宏大,参与人数众多。
      松花江河灯最初是源于对祖先亡魂和逝去亲友的祭奠,后来逐渐演变为当地人的一种民间信俗活动。现在,松花江河灯的内涵又增加了许多内容。比如:对美好生活的祈盼,青年男女对甜蜜爱情的渴望,包括不愿对任何人提及的内心私密和苦闷等都可通过松花江河灯释放出来。在吉林几乎全民参与,凡有重大节日,民众便不约而同用地齐聚江边,景象壮美如画。尽管场面宏大、人数众多,却是秩序井然。因为,人们都是怀着美好愿望而来,是发自内心的虔诚和善良思想的流露。当河灯载着人们的寄托逐渐飘向远方时,就像人们派出的心灵使者,去完成自己的心愿。不论是对祖先或亲友的祭奠还是对未来的美好想往,都体现着人性的真善美。因此,松花江河灯实质上成了吉林人民美好的心灵寄托。
      松花江河灯文化伴随着历史的脚步自远古一路走来,不仅给吉林人心灵慰藉和精神支持,也带来心态平和、社会和谐。
用于祭奠时,施放者会在心里默默祈祷,也有的是直接说给河灯听,此时的河灯成了人们的倾诉对象,使人的情绪、精神和压力得以释怀,让人的心态达到平和。通过河灯表达了族人、亲友的无限怀念之情和祈求祖先神灵保佑大家平安祥和的愿望,施放河灯,起到了释怀思念、安慰心灵的作用。
      有的把自己的心里苦闷向河灯倾诉,有的把心里话写在河灯上,祈愿河灯就会把那些不愉快带走,像松花江水一样一去不复返。然后,施放者就会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回到现实。
      河灯也会把这些嘱托送达到人们心里想倾诉和感恩的对象那里。然后人们又会豪情万丈地继续努力工作,因为施放者相信他们祈求的对象会收到这些信息,会默默地注视他们保佑他们。从唯物主义观点出发,这样的信念也会无形中给人们以强大的精神力量。
其次,松花江放河灯习俗不论是在祭奠祖先时还是在对美好生活祈盼中,人们往往都会遍约亲朋好友参加。然后大家一起动手,从制作到施放,要很多天一起进行辛勤劳动。在这样的过程中,河灯起到了和谐因子的作用,无疑会使亲友间更加团结合作,感情愈加深厚,从而带动一个族群或一个集体的凝聚力得到加强。
      吉林人民把自己的意愿通过松花江河灯施放出来,松花江河灯也以其特有的流光溢彩和文化神韵,吸引着吉林人民自发、自愿、自娱自乐地把它代代相承,恒久地流传下去。这就是松花江河灯的魅力。愿松花江河灯文化,伴随着松花江河灯顺溜而下,把吉林人民的美好祝愿,带到五湖四海,带到世界各地。
                                                                                                                                                                                                                                                                                                         作者:于起柱



吉林河灯—先人留给我们的财富

   
      早在明朝永乐年间,朝廷曾三次派骠骑将军辽东指挥使刘青在吉林造船,所以吉林就有了船厂的名字。顺治十三年(1656年),为了防御沙俄的入侵,清廷又下旨在吉林设厂造船,厂址就在现今临江门一带,并于五年后,以船厂所造的舰船为装备,设立了一支内河水上部队——水师营。此时的松花江,两岸旌旗招展桅杆林立,江心战船穿梭刀戟互映,军兵和造船工匠数不胜数。因松花江水急浪高,加之兵士们操练紧张,造船技术原始,所以官兵和工匠落江溺水身亡的事故不断发生,在民间就有了传言,说在江里淹死的人是“屈死鬼”,“屈死鬼”只有抓到到了“替死鬼”才能投生,他们的阴魂就在江上飘来飘去,寻找机会抓“替死鬼”,而被抓的“替死鬼”也就成了“屈死鬼”,为了投生又要去抓新的“替死鬼”,周而复始, “恶性循环”,松花江被传说成了吃人的江。一时间,人心惶惶,不论是官兵还是造船工匠都终日提心吊胆,唯恐被抓了“替死鬼”。官府为了稳定人心,就请来僧道在江边作法事,为死者超度亡灵,同时点亮河灯放入江里,为亡灵照明投生的道路。乾隆年间,吉林建成著名的佛教寺庙观音古刹,每到七月十五中元节(鬼节)这天,这里就要举行盛大的盂兰盆会,名僧云集,大办水陆道场,燃放河灯的场面更加壮观,“江中以船载荷花灯,燃灯顺流,如万朵金莲浮于水面……民竟视,接踵摩肩”(《吉林通志》)。
      用放河灯的形式超度亡魂,适合于对鬼神又敬又畏的大众心理,是人们对自然世界的理解和认知程度的体现,表现了人们对生命的渴望和珍惜,对美好生活的祈盼和追求,因此人们自发参与,久而久之,成为了约定俗成的民间活动。岁月似水,人生如烟,然而施它却没有因时间和生命的逝去而“作古”。到了今天,河灯所承载的内容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发生了改变,由原来只为超度亡灵,演变为祈福、祝福、祝愿、许愿等多样化的内容,但它仍然“活”着。一盏盏河灯,闪烁着的是一个个心灵的火焰,它是精神的火焰,自从点燃之后就再也没有熄灭过, 它是先人一辈一辈留给我们的一份厚重的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相对于物质文化遗产而言,指的是各族人民世代传承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和文化空间,是无形的,活态的,它叫我们真切的、活生生地感知到古老而未泯灭的灵魂,是一种用生命相传的文化。
      《吉林河灯》2007年已被列入吉林市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它将得到全社会的关爱和保护。吉林市政府及民间经常举办放河灯的民俗活动,并使这一活动有了不断发展,这就是在尽保护之神圣职责和义务,因为“活态”化是保护,发展更是保护
      国家总理温家宝在2009年第二个文化遗产日发表讲话说:“我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三句话的解释,第一它是民族文化的精华,第二它是民族智慧的象征,第三它是民族精神的结晶。”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我们的精神家园。
                                                                                                                                                                                                                                                                                                        作者:张国新



民间故事—善良的屈死鬼


      从前,在松花江岸边有这样的说法:人落江淹死了是“暴死”,死后变成“屈死鬼”,“屈死鬼”只有抓到了“替死鬼”才能投生,为了不让“屈死鬼”再去抓“替死鬼”造成更多的人间悲剧,有人就请僧道在江边做法事,放河灯,超度亡灵。
      传说在吉林头道码头有个麻爷,没事就拿着鱼竿到江边钓鱼。麻爷钓鱼总是带着酒瓶子,一边喝一边垂钓,这一天,麻爷把鱼钩扔进水里后刚要喝酒,就听到身后有人说活:“兄弟,能把酒给我喝一口吗?”他回头一看,是个青年人可怜巴巴地站在他身后,历来烟酒不分家,麻爷爽快地说:“什么一口两口的,给你!”说着就把酒瓶子递了过去。
      那人也不客气,接过酒瓶子一仰脖子,“ 咕咚”就是一大口,之后情不自禁地说:“真香啊,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喝到酒了!”  
不一会,两个人就把一瓶子酒喝光了,那人站了起来说:“谢谢你,我不会白喝你的酒。”说完转身走了。
麻爷并没把那人的话放在心上,可那人走后,鱼就接连咬钩,钓上来的全是又肥又大的黄花鱼,这时他想起了刚才那个人的话,心里画起魂来。
第二天,麻爷又来钓鱼,他刚把酒瓶子打开,那个人又来了,乐呵呵地说:“兄弟,今天多带点酒没有,昨天的酒少了点,没过瘾。”
麻爷说:“带来了两瓶子,够你喝的。”
      那人非常高兴,等把两瓶子酒都喝完了后,那人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又说道:“我不会白喝你的酒。”那人刚走,麻爷的鱼漂就沉了下去,一提鱼竿,竟是一条十几斤重的大鳌花鱼,这一天,他钓的鱼多得连他都拿不动了。
      现在麻爷知道了,那个人非同一般,所以第三天喝酒时他就问道:“大哥,你到底是哪路神仙?”
那人也没隐瞒,说:“我不是人,是个没投生的屈死鬼,活着的时候我是船厂木匠,一次立桅杆时我被江风吹到了江里淹死了,因为是暴死,不能投生,一直在这又黑又冷的江里遭罪。不过总算快熬到头了,昨小鬼通知我,明天就让我投生了,以后咱们再也见不到面了!”麻爷没想到,面前这个一连几天和自己喝酒的人竟是屈死鬼,现在鬼魂要去投生了,他道有些恋恋不舍了,他和屈死鬼喝了很多酒,回家后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醒来后他想起了有一件事要去办,外面正下着大雨,他披了一件蓑衣就出了门,在过温德桥时,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他被风刮到了桥下,多亏他的水性好,喝了几口江水后爬上了岸。因为受了风寒,他得了一场病。
      病好后,麻爷又来到江边钓鱼,他想以后再也不会钓到那么多鱼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然而,他刚把鱼钩扔进水里,那个屈死鬼却又出现在了他面前。麻爷不解地问道:“你不是说投生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那屈死鬼不说活,只是大口大口地喝酒。麻爷急了,抢过酒瓶又问道:“你快告诉我,你怎么没有去投生,你不能总在这又黑又冷的江里里遭罪啊!”
      屈死鬼沉默了一会,终于说出了实情:“那天,阎王派小鬼告诉我,早晨有个披蓑衣的人从桥上过,抓住他做替死鬼,我就可以投生,可是……那披蓑衣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兄弟你啊!我宁可永远困在江里,也不能抓你当替死鬼啊!” 
      麻爷恍然大悟,原来不是自己水性好,而是善良的屈死鬼放过了自己,他非常感激那个屈死鬼。几天后,麻爷请来僧道在江边做法事,为那个屈死的木匠超度亡灵,麻爷本以为那屈死鬼可以去投生了,可不久他又见到了那木匠,木匠说:“谢谢你为我超度,可是,天太黑了,我看不清路啊……”
      当天,麻爷做了许多盏河灯,天黑的时候点燃了,放在了江水了,无数的河灯随着江水漂向了远方,漆黑的江面被河灯映得通红。从此,麻爷再没有见到那个木匠。
                                                                                                                                                                                                                                                                                                作者:张国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