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靰鞡鞋的传说
                                                                                      江汉力
                                                                                   2016 04 25

      靰鞡也写作“乌喇”、“兀拉”等,是一种皮制的鞋。上世纪60年代以前,东北各少数民族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大多都曾穿过。靰鞡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长期生活在寒冷地带的一大发明,早在辽金以前就有,到清朝基本定型并普遍穿用。最早见诸于文字记载的,是在清康熙年间的高士其。他在康熙二十一年(1682)随康熙东巡吉林后写了一本书,叫《扈从东巡日录》:“塞路多石碛,复易沮洳,不可以履。缝革为履,名乌喇。乌喇坚,足不可裹。泽有草,柔细如丝,摘而捶之,实其中。草无名,因用以名。”靰鞡的得名有人认为是从女    
       真语发音“古喇哈”(靴子)而来,也有人认为是从“辽东军人著靴名护腊”而来,乌拉草在《柳边纪略》中又名“护腊草”。
靰鞡是一种不认脚的船形鞋,圆头,前鞋脸上有褶,褶上再钉一三角皮盖脸,鞋帮两侧各有两大两小或两大一小的鞋耳子,是用来穿靰鞡绳用的,鞋后跟有一提耳,鞋底后跟上钉有两个圆铁钉,用来防滑。
      穿靰鞡的人多,制靰鞡业就兴旺,旧时各市镇多有皮铺和靰鞡铺,前店后坊,门前挂着一只靰鞡做幌子。制靰鞡多用牛皮也有用猪皮的,而黑龙江的赫哲族则多用大马哈鱼皮制作,给小孩和妇女穿的还可以用鹿皮制。用皮制一是轻巧,二是防雨雪并抗风,三是防滑,四是取材方便。以用牛皮制的为例,先要将生牛皮制成熟皮,即用黄草或谷草将牛皮熏成黄褐色,熏后的皮更坚韧,鞋遇湿后也不变形。
做靰鞡的皮匠叫红皮匠,有专做靰鞡的木板凳,上面是凹型的,两边有竖木条,割一尺见方的一块牛皮,剪出大样后,按在板凳的凹槽里,包上鞋楦头,就可以缝鞋前脸的褶啦,再缝上盖脸和穿上鞋耳子。鞋褶的多少和宽窄在南北地区不一样,北方的褶少而宽,黑龙江一带为17个褶,吉林乌拉街一带早期的靰鞡是八个大褶,辽宁中南部多达十八个以上的褶儿。卖靰鞡论斤卖,以皮子分量为准,所以鞋底钉子要到修鞋铺或铁匠炉另买后再钉上。制鱼皮靰鞡时先要用木铡刀将鱼皮铡柔再缝。
      靰鞡里面要絮上靰鞡草,由于人人要穿靰鞡就离不开它,所以将其和人参、鹿茸并称为“东北三宝”。这是一种甸子里长的三棱草,由于收割季节不同又叫青根子草和红根草,长的有二尺多,也有用山坡上羊胡墩子草代替的,秋天成熟后割回来挂在房檐下,用前需用木捶将其捶软。絮草时只需三把即可。鞋前头、鞋后跟和鞋腰的脚心处各絮一把,光脚裹上裹脚布,放进鞋窠里,将草和裹脚布裹在脚踝上,将靰鞡绳系紧,再在小腿上打上绑腿布。在外走了一天,晚上回家或者住店时要将乌拉草掏出来,抖擞开,放在炕或火墙上晾上,所以冬天东北大车店里,整晚上热气中都裹着一股浓浓的乌拉草味和臭脚汗味。
      无论多冷的天、多深的雪,穿上靰鞡鞋就不怕冻坏脚,冬天长时期外出打猎、行军打仗、远途行走运输等,都需穿上它。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朝鲜使者觐见,看见努尔哈赤上朝时脚上就穿着靰鞡,如今沈阳故宫博物馆里还存有一双努尔哈赤穿过的大靰鞡,说明那个年代无论人贵贱,都穿靰鞡。
      关于靰鞡及乌拉草,各民族有很多美丽的传说故事,有说是北海王子神赐给金太祖阿骨打的,还有传说乌拉草是人头发丝变的等等。老百姓对靰鞡更是喜爱,编了很多谜语,如:“什么放下它不走,绑上绳子它就跑”,“皮包草,草包肉,嘀啦嘟噜都是扣”,“皮里没肉,肚里有草”,“脸多皱纹,耳朵不少,放着不动,绑起就跑”等。就连乾隆皇帝都有咏乌拉草的《塔儿头歌》。清朝时流放及在东北做官的文人也对靰鞡和乌拉草多有诗文记载,如清末 诗人沈兆禔的《吉林纪事诗》中:“革履嫌坚挞草填,细如丝线软如绵。性温若使为衣絮,利用功居吉贝前。”
      靰鞡在上世纪60年代就被淘汰了,可是这个词仍然保留下来,如有一种棉胶鞋叫“棉水靰鞡”,有句歇后语“过年穿靰鞡——穷搅(脚)”等。


                                                                                     【返回 吉林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