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就差一层窗户纸
作者 :张国新(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干部) ,发表于 《民间文学》2008年6期。
   
      关东天气寒冷,家家睡的都是土炕,冬天的时候,窗外刮风飘雪,滴水成冰,屋里的土炕却是烧得热乎乎的,往上一躺,舒服透了。但是,这炕并不是谁想搭就能搭好的,搭得不好,不但炕烧不热,烟还往回冒,弄得满屋狼烟,那你可就有了遭不完的罪。在早的时候,靠山屯有个叫赵老大人,有着一手搭炕的好手艺,他搭的炕,不论什么天,刮什么风,灶坑都好烧不算,而且炕热得快,热得匀乎,就连犄角旮旯都热得烫手,是远近出了名的好炕工,大家背地里都叫他“灶王爷”。可赵老大财黑,不论给谁家搭炕都要收三吊钱,还得是先给钱后干活,所以,这赵老大虽然手艺好,名声并不怎么样。 这年,屯子里的李小三家要搭一铺新炕,他起早贪黑搭了四五遍,这炕就是不好烧,把全家人呛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无奈,他只好去求赵老大,因为他家很贫困,翻箱倒柜只找出了一吊钱,他想,自己和赵老大都是一个屯子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论起来还有点偏亲,他王老大不会因为少了两吊而不给面子。
然而,当赵老大见李小三给他的只是一吊钱时,脸立时就拉了下来,但他还是把活接了下来。
赵老大怕别人学去他的手艺断了自己的饭碗,干活时从来不让任何人靠近他的跟前,李小三也只能远远地离着他,在外面干些零活。
不到半天的时间,炕搭完了,李小三很高兴,拿过来了一把烧柴放进了灶坑里,可是,怎么也点不着,好不容易点着了,火却不往里着,而是随着浓烟往出喷,不一会,屋子里就成了烟洞,呛得他一边咳嗽一边跑出了门外。他抹着眼泪问赵老大:“怎……怎么不好烧呢?” 赵老大叹了口气,说:“肯定是得罪灶王爷了。”
这话一语双关,李小三明白了,是钱给少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也只能再加钱了,因此,李小三又出去借了一吊钱,给了赵老大。待浓烟散去之后,赵老大进屋跪在灶坑前“砰砰”地磕了一通响头,嘴里还不停地嘟哝:“灶王爷在上,赵老大在下,多有得罪,赎罪啊赎罪……”
折腾了一会,赵老大站了起来,冲着李小三说:“试试看。”
     李小三又点着了火,可是,这一次仍然和刚才一样,烟和火还是一个劲地往出冒。
     赵老大摇了摇头说:“灶王爷还是不肯原谅呀。”
     李小三心里又明白了,还是钱少啊,没有办法,他又出去东家西家的地借了一吊钱。赵老大收了这一吊钱后,就让李小三找来一些纸钱,说:“得孝敬孝敬灶王爷呀,要不然他老人家还是不会开恩的。”说着就跪在地上烧起了纸钱,嘴里仍在不停地祷告,烧了一气后,他又把锅端了起来,将纸钱往烟洞里面烧,这里里外外又折腾了半个时辰,他才收住了手脚,说:“再试试。”
      李小三再一次点着了火,神了,这火呼呼地着了起来,一点烟丝都不往出冒,再看炕面上,渐渐地升起了热气,一股股热浪滚滚而来。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乎其神,没用多长时间,就人人皆知家喻户晓了,赵老大也成了神奇的人物,大家都说:“赵老大可了不得,他是灶王爷的化身,以后找他搭炕,可不能少给人家钱。”
      这话传来传去,又传回了李小三的耳朵,没成想,他却不屑一顾地说:“什么呀,赵老大是故弄玄虚,没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是一层窗户纸而已。”原来李小三是个有心计的人,事后他把赵老大搭的炕扒开了,认真地研究了赵老大的搭炕方法,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不离十,他说的这话意思是,赵老大搭炕没有什么神秘的,只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有人听了这话非常不高兴,骂李小三狂妄,不知天高地厚,还有人直接质问他:“你说赵老大是故弄玄虚,没什么了不起的,那我问你,他给你搭炕时,为什么开始灶坑不好烧,他磕了头烧了纸之后,怎么就变得好烧了?”这还真是一直让李小三纳闷的事,所以,他一下就被问得牙口无言。
那人得理不让人,教训李小三说:“我告诉你李小三,赵老大现在可是半仙之体,你说的话要是叫他听到了,收拾你不像踩死一只蚂蚁!”
李小三害怕了,当时就向在场的人说了软话,求他们千万不要把这话告诉赵老大,不要让赵老大来收拾他,他还有老婆孩子。可是,世间没有不漏风的墙,一个爱饶舌头的人很快就把李小三的话传给了赵老大。屯子里的人都说,李小三这小子要倒霉了,李小三也终日忧心仲仲。
然而,赵老大并没有收拾李小三,道是自己先病倒了,之后把自己藏在屋子里,不见任何人,往日风光神气的他,就像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一样,谁也弄不明白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李小三总是担心赵老大使什么魔法害自己,吃不好睡不好,一天,他买了两盒点心来找赵老大,要当面向这个了不得的“灶王爷”赔不是,求他饶恕自己,可当李小三走到赵老大家门前的小树林时,发现有人在那里寻死上吊,李小三扔掉点心就跑了过去,一看竟是赵老大,马上动手把刚刚吊上去的赵老大从绳套上解救了下来。待赵老大喘匀了气,李小三不解地问:“赵大叔,你这是干什么呀?”
赵老大发现自己没死成,就鼻涕眼泪地哭了,他说:“我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哪,可现在我再也没脸见人了……”
       “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呀?”李小三说。
“小三,我……我对不起你。” 李小三更糊涂了,问道:“你都说些什么呀,我听不懂。”
赵老大说:“小三,你用不着用这话安慰我了,你说对了,那的确是一层窗户纸,我为了多索要你两吊钱,在烟洞眼上贴了一块窗户纸……以前我也这么干过,从没露过马脚,可却被你一眼看穿了,我见钱眼开,我缺德,我不是人……”
      听到这话,李小三既目瞪口呆又恍然大悟——原来赵老大在烟洞眼贴了块窗户纸,烟道不进烟,那灶坑能好烧吗?等他拿足了钱,就装神弄鬼地磕头烧纸,随手把窗户纸烧掉了,烟通了,灶坑当然就好烧了!自己随口说的“就是一层窗户纸” ,竟歪打正着……
赵老大虽然没有死成,但他仍然非常绝望,从此他再也不给谁搭炕了,给多少钱他也不干了,由于忧郁成疾,转年得了一场大病,不久就死了。
      咳,这人哪,可真不能做亏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