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敲棺
作者 :张国新(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干部) ,发表于《故事会》2009年7期。
上传日期 2015 08 17
     
      很早以前,在关东大石镇有个王氏棺材铺,是个老字号,经营棺材已经有好几辈子了。王家有个祖传的宝贝,那是个笤帚疙瘩,看上去很普通,可它却有着令人恐怖的魔力,如果棺材卖不出去了,只要半夜里用这笤帚疙瘩在棺材上敲一敲,第二天,这个棺材就保准能卖出去。可是,王家有祖训,宝贝是不可随便使用的,最多平常年敲一次,闰年敲两次。王家一直牢记祖训,从不随意敲棺,所以,王家棺材铺随然没有发大财,但也吃喝不愁兴兴旺旺。
这一年,老掌柜得了重病,不得不把位置让给了他的儿子王决,同时也交出了那把神奇的宝贝,他一遍又一遍地叮嘱王决,千万千万要记住祖训,否则,天理难容。王决虽然表面答应了父亲,可心里却在暗想,谁和钱有愁啊?
      当天午夜,王决就偷偷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进棺材铺,三口紫红的棺材一溜摆在那里,他举起笤帚疙瘩对准第一个棺材“梆梆”连敲了几下。天还蒙蒙亮的时间,他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刚开门,几个人鱼贯而如,说昨晚完上死了人,急着用棺材。生意上了门,王决大喜,领着那些人就进了棺材铺,来人也没挑选,付了钱后,抬起最边上那口,匆匆而去。
      买棺材的人走出了好远,王决捧着钱还痴呆呆地站在那里,他心里想,宝贝真是灵验啊,要是这样的话,我不是发大财了吗?他嘲笑自己的那些前辈,为什么只平常年敲一回闰年敲两回?这不是守着金饭碗过穷日子?真是要多傻有多傻!捱到了午夜,他又用扫帚疙瘩敲了另一口棺材,天一亮,那口棺材果然也被抬走了。
      王决心里乐开了花,他马上招聘木匠增加人手,一夜间棺材铺就扩大了规模,一口口棺材被接二连三地打造出来,因为他有那个宝贝,天天夜里“梆梆”地敲棺,所以一口棺材也没存下。久而久之,人们知道了这其中的奥妙,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可又无可奈何,只能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于是就流传出了一段顺口溜:不怕闹天灾,就怕王决敲棺材。
      王决的棺材铺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财源滚滚。
      王决的爹很快就知道了这事,他躺在病榻上说:“不要再敲了,不要再敲了,再敲要遭雷霹的!”可王决早已掉进了钱眼了里,哪还听得进老人的话,半夜里,王家棺材铺仍然常常传出“梆梆”的敲棺声,令人毛骨悚然。
      这天,王决逼着伙计们加班加点,一口气做出了四口棺材,晚上,他早早的拿着宝贝进了棺材铺,他打算挨个敲一遍,明天统统卖出去,那可就是一堆白花花的银子。棺材铺里阴森森的,叫人不寒而粟,他摸着黑,照准第一口棺材就挥起扫帚疙瘩,这时,猛然听身后有人大声骂道:“小兔崽子,你又敲,你、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王决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黑暗中,老爹柱着拐杖站在他的身后,他很生气,心想,现在我是掌柜的了,你就好好地养老病过清闲日子得了,干吗管这么多?于是,也没顾老爹的劝阻,再次举起扫帚疙瘩,没想到,老爹竟不顾一切地扑了上来,把他撞了个趔趄,他手中的扫帚疙瘩刚落在棺材盖上,老人的脑袋也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棺材的前墙上,只听“砰”的一声,老人倒了下去……
      王决再没有去敲剩下的那三口棺材,急忙把父亲背进了屋里,一看,已经脑浆迸裂,早已断了气息,他悔恨万分,悲痛不止,抱着老人的尸体一边哭一边说:“爹呀,都是儿子害了你!” 王决用那口棺材装殓了父亲,吹吹打打地送亡灵上了去西天的路。
      王决爹的死,大家都说是报应,都以为王决会迷途知返悬崖勒马,不再去做那伤天害理的事了。开始,王决也好象幡然醒悟似的,没有再去敲棺,也是奇怪,摆在铺子里的棺材,一个月里也没卖出去一口,看着那一口口棺材摆在那里变不成银子,他心里那个急呀,他就再也忍不住了,老祖宗的话又都一股脑抛到了脑后。晚上,他又鬼魂一样地进了棺材铺,举起扫帚疙瘩向一口棺材敲去,“梆”!刚敲一下,可响声未落,竟然听到棺材说话了:“敲什么敲,有主了!
      王决吓得魂飞胆战,再也不敢敲下去了,转身就往回跑,跑进睡房,已经大汗淋漓,一头钻进被窝里,一动也不敢动,昏昏噩噩中,他做了很多恶梦。第二早晨,王决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向窗外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下了厚厚的一层大雪,他出了屋,来到高大的院门边,拉开门闩,“吱呀呀”推看了大门,这时他突然发现,在门口的雪地里,倒着一个人,身上已经覆盖上一厚厚的积雪,踢了一脚,他看清了那人的脸已经变得青紫,整个身子也像一截木头一样僵硬,王决心中暗想,昨晚敲棺时,棺材说“有主了”,难道就是这个死人,想得道是美,一口棺材几十两银子,能白白送给一个无名鬼?他马上找来了一个爬犁,把死人搬到上面,拉起爬犁就往山里走。
      雪厚路陡,王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爬犁拉到大黑岭的山坡下,看看四外是一片旷野,皑皑白雪,他低头冲着爬犁上的死人说:“伙计,这里是个好地方,你就在这里睡吧。”他刚要伸手去拽那死人,那人竟气若游丝地说话了:“你不要把我扔在这里,你救我命我会给你钱的。”王决吓了一跳,弯下腰一摸那人的鼻子,还有气,听那人说给钱,他眼睛一亮,脱口问道:“你给多少钱?”那人说:“只要你救了我,你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
王决心里可乐了,他想,我今天可遇到财神了,二话没说,拉起爬犁就往回跑。
      拉着拉着,王决放慢了脚步,回过头细细打量那人,见他穿戴道是不错,可他身上到底能有多少钱?我得弄个清楚,不能无利起早,于是他问道:“你身上带了多少钱?”
      那人有气无力地说:“我身上道没有钱,可你救了我后,我会把钱给你送来的。”
      一听这话,王决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这个主是在拿话诓骗自己,救了他后,他没钱,我又能把他怎么,再说了,就他现在这个样子,八层是活不了的,叫他死在我家里,说不上真的就得搭上一口棺材,我可不能做那种傻事!想到这里,他磨过头又往回来,爬犁上的人急着说:“你要干什么,我给你钱的,去给你钱的!”
      王决再也没有听那人的鬼话,不管他怎么哀求,头也不回,一直把爬犁拉到山坡下,用力一推,那人“噗”的一声就落进了雪坑里。
      也不知道是被棺材吓的还是拉爬犁上山时着冷受了凉,王决得了一场大病,一连几天不吃不喝,身体虚得像一团棉花,实在没有精神也没有力量半夜里去敲棺材,摆在那里的几口棺材也就一直没有卖出去。喝了一碗又一碗的苦药汤子后,他的病好了很多,他就进了棺材铺,围着那口会说话的棺材转,心里说,它为什么会说话呢,难道里面真的有人,他就叫人把棺材盖打开看,可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开始,王决心里很是很怕,总觉得棺材说话是不详之兆,可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他悬着的一颗心也渐渐地落了地,自我安慰道,也许听错了,或者是幻觉,棺材怎么会说话?全是自己吓唬自己,半夜里,他又起来了,他要把所有的棺材统统敲一遍,可还没等出屋,就见外面火把通明,人叫马嘶中,门窗被砸得山响,不好,来土匪了,王决想抱着钱匣躲藏起来,但他马上就镇定下来,因为他想起来了,土匪是有规矩的,不抢棺材铺,肯定是他们弄错了,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大声地说:“我是开棺材铺的,你们搞错了……”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用一条麻袋装了起来……
      第二天,王氏棺材铺遭了土匪的事一阵风似的在大石镇传开了,谁也不明白,为什么土匪这一次破了自己的规矩,就算是王决赚了不少不之义财,那也不是该土匪抢的地方呀。可当大家来到棺材铺时才知道,其实棺材铺的钱财并没有被抢掠,他们只丢了一口棺材,除此之外,王决不见了踪影。时间不长,有人在大黑岭下的雪地里发现了那口一棺材,上面压着一块大石头,搬走石头,打开棺材盖一看,里面死着个人,身上一处伤痕都没有,是被活活冻死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决。
      从此,王氏棺材铺破落了,永远地在关东的地面上消失了,那个神奇的扫帚疙瘩也不知了下落。
又过了很多年,一个当过土匪的人道说出了一个秘密,当年倒在王决大门口的人,是个土匪头目,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去“插扦儿”(侦察),不承想走到半路犯了重病,昏死在王氏棺材铺门口,他被王决扔到山里后,又被一个打柴人救活了……

【返回 吉林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