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三缸砂子

作者 :张国新(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干部) (发表于今古传奇故事版2002年4期)

      许多年以前,在茫茫大兴安岭深处的金长屯,住着一个叫德金的大户人家,常年靠打猎挖参为生,日子过得很殷实。有一回,德金在打猎时不慎坠入深谷,被一个叫韦义的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回来,两人从此拜了把子,如同亲兄弟一般。不久,韦义也带着妻子赵氏来到金长屯,住进了德家大院。
      这年秋天,德金在深山里挖到一棵百年老参,准备带到山外的城里去卖,不料他夫人得了重病,迟迟不见好转,他心急如焚。左思右想后,他找到韦义说:“兄弟,只好烦你替我去一趟了。”韦义二话没说点头道:“大哥放心吧。”随后把人参和许多贵重的山货绑在木筏上,顺着滔滔松花江水漂流而下。
      然而,韦义这一去竟杳无音信。
      韦义走后,赵氏每日站在村头,望眼欲穿,以泪洗面,艰难地熬着岁月。开始,赵氏的生活德家还能想得很周全,可时间一长便冷淡下来。到了夏天,赵氏的一件单衫已经很旧了,有心让德家给添置一件,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一天,管家过来送了几斤米,赵氏终于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管家,你能不能跟德金大哥说一说,你看我这单衫……”管家明白赵氏的意思,说:“行,韦义出门为大哥办事没回来,给我做件衣服理所当然,正好明天我去赶集,顺便给你捎一块布回来。”
     第二天,管家果真赶着马车出去了,可回来之后,却迟迟没有把布料送过来。一天两天,十天半月,一点音信都没有。赵氏以为管家把这事给忘了,就抽空问管家,管家面有难色地说:“不是我不给买,而是老爷他……对了,还有一件事跟你说,老爷叫我告诉你,家里要雇几个长工,没有地方住,他的意思是……是让你搬出大院。”赵氏听了这话,气得浑身颤抖,也顾不上礼节,直冲到德金面前,劈头盖脸地质问道:“你也太无情无义了,韦义还没有回来,你让我一个孤身寡女搬出大院怎么活?”德金不软不硬地说:“在咱们这地方,干什么都能挣一口饭吃。”赵氏明白了,原来德金嫌自己是个累赘。她一赌气,流着泪搬出了德家大院。
此后,赵氏每天都到村头的老河口捉鱼摸虾,自食其力。老河口的水清澈见底,河沙细绵如床,在河沙里有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看着很漂亮。赵氏闲着的时候就找一个木勺来涮,可涮到最后,那些闪光的片片大都被涮走了,剩下的全是黄乎乎的沙子,赵氏每每都随手把它扔掉了。一天,一个人来到赵氏跟着说:“你涮出来的沙子别扔,我全买下。”果然,那个人每日都来收她涮出来的沙子。赵氏用卖沙子的钱买了油盐米柴,还添了几件新衣服,日子过得虽不算富裕,但也吃穿不愁。
三年后的一天,韦义突然回来了。原来他走时正赶上松花江涨大水,他的木筏被江中的蛤蟆石撞得粉碎,他虽然捡了条性命,但木筏上的山货全被大水冲走了。韦义觉得回去无法向大哥交待,就四处卖力气挣钱。他放过木排,烧过木炭,背过煤,还在一个金场淘过金……直到钱挣够了,才回来向大哥交账。进了德家大院,韦义直奔自己的屋子,可推门一看,空空如也,只有三口装满沙子的大缸靠在墙边,他问管家:“我妻子呢?”管家刚要说话,恰巧德金闻讯而至,高兴得不得了,当下摆下丰盛的宴席为韦义接风洗尘。席间,韦义知道妻子早已搬出德家大院,生活得很好,可为什么要搬出大院,德金却闪烁其辞避而不说。
用过餐后,韦义被送到赵氏的住处。赵氏见丈夫回来了,悲喜交加,扑在韦义的怀里痛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着德金如何如何恩将仇报,自己如何如何艰难度日……韦义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所仰慕并为之舍生忘死的大哥,竟是如此忘恩负义的小人!他伤心透了,当晚,带着妻子赵氏不辞而别。
      离开金长屯后,韦义和赵氏居无定所,颠沛流离,不觉之中又过了几个春秋。一日,韦义与德金的管家邂逅相遇,他乡见老乡,非常亲切。韦义问:“管家,你怎么也到了这里?”管家长叹一声道:“家乡闹兵荒,老百姓都逃难出来了。”提到德金,管家说:“韦义,你冤枉德金了。”韦义问:“我怎么冤枉他?”管家这才慢慢说起那件事。
原来,那年韦义走后不久,德金的夫人就死了,他怕赵氏孤身一人住在大院里,时间长了被人说三道四,辱了他们兄弟的名声,才让她搬出大院。其实,赵氏住在大院外很安全,因为德金派人日夜暗中保护着她;德金让她找事干,又出钱买她涮出来的一文不值的沙子,目的就是让她强身健体,有个精神依托,以免愁坏身体。三年里,德金买来的沙子足足装满了三个大缸。家乡闹战乱,炮火连天,恶兵如麻,别人都逃难去了,唯有德金不肯走,他说一定要等韦义回来……
韦义听罢管家的叙说,如梦方醒,泪涌如泉,他冲天说道:“大哥,我的好大哥,兄弟对不起你啊,你等着我,兄弟马上就回去!”
韦义领着妻子赵氏风餐露宿,日夜兼程,一直向金长屯走去。由于连日奔波,风来雨去,韦义得了一场大病,浑身浮肿高烧不退,走路得要妻子搀扶着,一步一喘,步履艰难……
      一年之后,韦义终于回到了离别已久的金长屯。这时,战乱刚刚过去,金长屯一片狼藉。昔日青砖高瓦的德家大院,如今变得残垣断壁,一扇破门虚掩着。韦义轻轻推开门,院里冷风嗖嗖,荒草凄凄,偌大的院子只有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拄着木拐伫立在门前。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念的大哥德金!他深情地喊道:“大哥,我回来了!”
德金见果真是朝思暮想的韦义兄弟回来了,顿时无比欢喜,一颤一颤地奔过来,紧紧地搂住韦义,老泪纵流,呜咽着说:“韦义,我的好兄弟,你可回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战乱夺去了德金的一条腿,他不能上山挖人参了,也不能打猎了,家里一贫如洗。他拿出最后一点粮食,为韦义夫妻熬了两碗黄米粥,悲哀地说:“今非昔比啊,我只能用这两碗粥招待你们。”见德金如此惨状,韦义和赵氏心里一阵酸楚,韦义发自肺腑地说:“大哥,你不要难过,有我韦义在,就有你饭吃,有你衣穿,大兴安岭还在,松花江还在,不愁我们的日子好不起来!”
饭后,三个人一同进了韦义住过的屋子,尘埃之中,那装满沙子的三口大缸很是惹眼。看到它们,韦义想起了管家的话,径直走过去,情不自禁地轻轻捧起缸里的沙子,喃喃地说道:“大哥,我什么都知道了,是我错怪了你,我……”猛然,韦义的双手在半空中停下来,兴奋地叫道:“大哥,大哥,我们的日子有奔头了!”
      你猜是怎么回事?原来,那三口大缸里装的并不是普通的沙子,而是沙金!从此,德金和韦义一同到老河口淘金,发了大财。他们当年淘金的地方,就是今天大举安岭夹皮沟的“老金矿” 。

【返回 吉林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