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三买槽子糕

作者 :张国新(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干部)(发表于民间文学2011年1期)


      福源馆是吉林的老字号,主要生产点心,因为用料地道无假,做工精细独特,誉满天下。在早,谁能吃上一块福源馆的点心,那是口福。
      听老人讲过这么个故事。
      说的是在吉林城里做生意的一个商人,因为经营不善,破产了,在城里实在住不下去了,便带着夫人和三个女儿回了老家。他的老家在一个大山沟子里,离吉林城有好几百里地,落脚后,他再也没有出来过。
那商人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喜欢大鱼大肉什么的,他得意的只有一样,那就是福源馆的槽子糕(也就是现在说的蛋糕),在城里的时候,除了过年过生日必买外,平时隔三岔五的他也要去趟福源馆饱一饱口福。但是,一回到老家,可就今非夕比了,别说福源馆的槽子糕,就是一般小作坊的点心,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口。
三个女儿一个一个地出门子了,破产的商人也一年一年地老了,越是老了他就越怀旧,越想福源馆的槽子糕吃,他经常跟三个姑爷叨咕:“福源馆的槽子糕好吃呀,我怕是这一辈子再也吃不到了。”这话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想求这三个女婿给他买点福源馆的槽子糕,让他解解馋。
      大姑爷想,这老头子,都穷成啥样了,心还挺高,福源馆在吉林城里,离这那么老远,我咋去给你去买呀?但看在媳妇的面子上,在老人过生日之前,他还是走了一天一夜,来到一个小镇,挑好的槽子糕买了两包回来,他琢磨着,天下的槽子糕不都一个样,我就跟老丈人说是从吉林城福源馆买的,量他也吃不出来。老人过生日那天,他捧着两包槽子糕来到老丈人跟前,撒谎地说:“爹,早就知道你老人家爱吃福源馆的槽子糕,我就特地去了吉林,给你买回了两包。”老人又高兴又激动,说:“还是我大姑爷疼我呀!”他颤抖着双手接过了两包点心,又轻轻地打开了包,可他看到里面的槽子糕时,脸色立刻变了,瞪着眼珠子问:“这是福源馆的?”大姑爷装腔作势地说:“是、是福源馆的,不信你尝尝。”老人说:“不用尝,一看这就不是福源馆的,我亲眼看见过,福源馆的槽子糕是用香油刷模子,用方形的炉子烤,烤出来的槽子糕上下和四面都是一个色,你看你买的,上面是黄色,下面却白不呲拉的,哼!”说着,气乎乎地把槽子糕扔在了一边。
      大姑爷的小把戏被当场戳穿,羞得他连饭也没好意思吃,就灰溜溜地回家了。
第二年,为了讨好媳妇,二姑爷也想在老丈人过生日的那天给他买两包福源馆的槽子糕,可吉林离得太远了,他走了两天两夜,就累得拿不动腿了,再也不想往前走了,正好这里是个大集镇,人流熙熙攘攘,商号到处都是,他想,这是个大地方,铺子里卖的东西不见得比吉林的孬,只要我能买到上下四面都是一个色的槽子糕,老爷子准看不出来。你别说,还真的就找到了这样的槽子糕,他买了两包,乐颠颠地回来了。
      然而,过生日的那天,老爷子拿起一块二姑爷买的槽子糕一口都没吃就说:“这也不是福源馆的!”
二姑爷不服气,狡辩地说:“爹,这是福源馆的,你看,这上下四面都是一个色呀。”
老爷子说:“我知底,福源馆的槽子糕是用‘三碰头’的料,稀暄,抓一把松开,又回了原样,像海绵似的,你看你买的,梆硬,和马粪蛋子一样,你们没那份孝心就拉倒,干啥老跟我打马虎眼?”
二姑爷被损得茄子皮色,恨不能钻进地缝里,他怎么也没想到福源馆的槽子糕有那么多的说道!
一转眼又过去了一年,这年三姑爷想,老丈人这一辈子也真不容易,老了老了想吃口福源馆的槽子糕一直也没有吃到嘴,今年,我说啥也要了却他的这份心愿。
      三姑爷跋山涉水,整整走了四天四夜,来到了吉林城,终于在福源馆给老人买了两包槽子糕。这天晚上,他住在三道码头边的一个小店里,没想到,半夜里小店失了火,听到喊声他抱着衣服就跑了出来,到了外面才想起来,两包槽子糕落在了里面,他想回屋去拿,可来不及了,熊熊的大火已经吞噬了整个店房。
第二天早晨,正巧有一挂马车往山里去,和三姑爷是顺路,可他却搭不上了,因为他还得去福源馆重新给老丈人买槽子糕。正在他十分惋惜的时候,好心的车老板问他怎么回事,他就把实情都说了出来,车老板听了哈哈大笑,说:“这吉林城卖槽子糕的又不是福源馆一家,哪家都差不多,你看,那家孙记点心铺,有名,卖的东西,样样不次于福源馆的。”
三姑爷觉得车老板说的话有道理,就进了孙记点心铺,一看,这槽子糕的确和昨天在福源馆买的差不多,就选好的买了两包,坐上顺道的马车上了路。
      老丈人过生日的这天,三姑爷恭恭敬敬地把两包槽子糕送给了老人,老爷子打开一包,拿出一块,看了又看,捏了又捏,又把整个包放在手里掂了掂,看着老丈人那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三姑爷心里像揣了个小兔子一样,嘣嘣直跳,还好,这一次总算把老爷子给虎住了。老丈人乐了,说:“真是福源馆的槽子糕,还是我三姑爷好啊!”
      从这以后,三姑爷就得到了老丈人的特别信任,当年秋天,老人得了重病,他把三姑爷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气息微弱地说:“我怕是活    
      不多少时日了,你们三个女婿,我看就你还靠得住,我死后,你把你妈接过去,好好地侍侯她,让她享点福,我这还有点过河钱,给你吧。”说着,把一个小匣交给三姑爷。三姑爷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三个大金元宝。
谁也没想到,老爷子还有这么厚的“家底”,大姑爷和二姑爷肠子都悔青了,都恨自己为啥就不肯吃点苦受点累,上吉林给老爷子买两包福源馆的槽子糕呢?
      可是,三姑爷是个老实人,他虽然得到了三个金元宝,心里却不好受,因为送给老人的槽子糕毕竟不是福源馆的,他欺骗了老人,于是他下了决心,一定要让老丈人吃到正宗的福源馆槽子糕。
      三姑爷又踏上了去吉林的山路,十天后,他捧着福源馆的槽子糕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但老人家已经在一天前过世了。
      三姑爷悲痛欲绝,他把槽子糕供放在老人的棺材前,放声大哭起来。丈母娘把他拽到了屋里,说:“三姑爷呀,人死不能再活,哭伤了身体我们娘俩还靠谁去呀?”
      三姑爷抹了一把眼泪说:“妈,你不知道,我心里难受呀,我……我骗了我爹呀,上回,我给他老人家买的也不是……”
没想到,丈母娘却截断了他的话,说:“这你爹都知道。”
    “什么,我爹知道?”三姑爷目瞪口呆,“他是怎么知道的?”
      丈母娘说:“你爹是做买卖的出身,什么东西用手一掂,就知道几斤几两,分毫不差。”
     “那又怎么……”
    “福源馆的槽子糕十六块正好是一斤,你送给他的槽子糕一包也是十六块,却是一斤一两,但你爹知道,那两包槽子糕的确是你从吉 林买回来的,是在三道码头孙记点心铺买的,他背后跟我说,别管咋地,你还是真的去了一趟吉林,比你那两个姐夫都强。”
老人对自己如此宽洪大量,三姑爷的心灵受到了震动,他厚葬了老人,以后每年他都有专程去回吉林,买两包福源馆的槽子糕回来,必恭必敬地放在老丈人的墓前。

【返回 吉林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