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三十年河西
作者 :张国新(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干部) ,发表于《故事会》2005年1期。
     
      红杏是一个贫苦农民的女儿,那年16岁,天生丽质,如出水芙蓉一般,不料恶霸财主王大牙看中了她,非要娶她做小老婆不可,红杏的爹妈死活不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竟被心狠手辣的王大牙加害致死。这以后,王大牙连哄带逼,硬是把红杏抬进了府里。那一天,王府张红结彩大摆宴席,唢呐震天鞭炮齐鸣,直闹得方圆几里鸡犬不宁。
     可怜红杏身陷魔窟,被禽兽般的王大牙百般凌辱,心里想着死去的爹妈,终日以泪洗面。
一天深夜,红杏趁着王大牙烂醉如泥,穿上衣服,从高墙下的一条脏水沟逃了出来,她在遮天蔽日的老林子里走了一天一夜,饥寒交迫,昏倒在树下,正巧一个叫“草上飞”的女匪首从这里经过,就把红杏驮在马背上,带回了匪巢。红杏无家可归,就跟“草上飞”当上了土匪,学打枪学骑马,只几年的时间就练就了一身好功夫,手中的双枪弹无虚发、百步穿杨,有勇有谋,声名远扬。在一次土匪间的火拼中,“草上飞”身中数弹,当场毙命,众土匪就拜红杏为“大柜”,从此,红杏就成了这一带的匪首。
当了“大柜”之后,红杏决意要杀了王大牙报仇雪恨,只是王府墙高院深,又有坚固的炮楼,家丁众多,打了几次都难以成功,反伤了好几个兄弟,气得    
      红杏把玉牙咬得“咯咯”响。
      红杏当上了匪首,王大牙也心惊胆战,终日如坐针毡,可后来见红杏攻了几次大院都无功而归,便定下了心稳住了神:这臭娘们也就这么点本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就高枕无忧了。
      一天,忽然家丁来报,说是有几个人在挖王家的祖坟,王大牙大怒:“是谁吃了豹子胆,敢挖我家的祖坟?”
      王大牙挎上盒子炮就要出去,儿子福来拦住了他,说:“爹,现在胡子正在抓你,你出去太危险,还是我去吧。”王大牙一想也对,就说:“多带一些人,快去快回。”福来带了十几个家丁操着家伙到了坟地,还没等他们缓过气来,忽见周围草丛里齐刷刷地跳出了几十号人来,福来吓傻了,还没等反应过来,早被人用麻袋套住了头,摁倒在地。跟着来的十多个人一见这架势,早吓得尼滚尿流,撒腿就逃,那伙人也没追,只是像抬猪一样把福来抬进了山林。
      这些家丁逃回王府一禀报,王大牙这才知道是红杏使的调虎离山计,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幸亏自己没有去,要不然被抓到山上点天灯的就是我了!至于儿子被绑架,王大牙没有太多的担忧:红杏要抓的是我,不是我的儿子,最后无非是花钱消灾,多准备点钱就是了。
第三天,为土匪“跑道”的“花舌子”果然来了,“花舌子”一见到王大牙就喜笑颜开地说:“给老爷报喜了!”
王大牙压住怒火问道:“人都抓去了,还报什么喜?那个臭娘们到底要多少钱,快说!”“花舌子”说:“我家大柜一分钱都不向你要,还给你送来了一千块大洋。”
      “胡说,她怎么会给我钱?”
      “花舌子”嬉皮笑脸地说:“我家大柜看中了你家少爷,要留他做压寨爷们,少爷也答应了,昨晚圆了房,这一千块大洋是我家大柜送给你的见面礼。”
      “什么?”王大牙一听当场气得差点吐血:红杏可是自己的小老婆呀,现在小老婆嫁给了自己的儿子,这……这成何体统?他真想把这“花舌子”一枪崩了,可崩了也成不了什么事呀!再说这“花舌子”也是自己的“联络员”,以后想给土匪传个什么话还得靠他哩。王大牙压下满腔怒火,让手下把“花舌子”赶了。
      王大牙的小老婆和福来成亲的天大笑话一下子传开了,羞得王大牙恨不得一头扎进地缝里,他大病了一场,而且一病就是九个月,求过了远近名医,吃遍了天下好药,这天总算精神好多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过六十大寿,于是决定大办寿宴,来冲冲晦气。
      王家大办寿宴的这天,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宾客来了不少,王大牙端坐在太师椅上,接受着一拨又一拨人的祝福。正在这时,上次的那个“花舌子”又来了,怀里还抱着个襁褓,他凑到王大牙面前,阴阳怪气地说:“老爷,恭喜了,你家少爷和我家大柜给你生了个胖小子,我家大柜说了,山上的      
      条件不好,让我把孩子抱进府来抚养,可不知应该管你叫爷爷呢还是管你叫爹?”
      在场的宾客都忍不住捂着嘴巴笑,那王大牙大病刚好,哪里经得住这番刺激?急火攻心,难以自持,双眼直瞪,脸色死白,喉咙里“哦”“哦”了几声,突然往后一仰,一命呜呼了……
      喜事办成了丧事,王府一片哭声。王大牙的棺材停放在院子当中,家里的人跪在地上,一把一把地烧着纸钱。正在这里,只见从外面冲进一个人来……
      那人抱住棺头“爹呀——爹呀——”地大声嚎叫起来,大家定眼一看,是福来,王大牙的大老婆指着他的脑门骂道:“福来,你个没良心的狗东西,你爹是叫你活活气死的,你不在山上逍遥,还有脸回来?滚!”福来抹着一把把鼻涕和眼泪,说:“我逍遥,我逍遥什么啊,我逍遥?没被他们折磨死就是命大了!”
      “你没和红杏成亲?”
      “成亲?成什么亲成亲?他们一直把我拴在山洞里,就像对猪狗一样对我,他们、他们还把我阉了……爹呀,你照的孽为什么算在了我头上?……”
原来,这是红杏又一计。

【返回 吉林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