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生死温凉床

作者 :张国新(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干部)(今古传奇·故事版2010年1期)

      采参客碰到一个宝
      长白山脚下有个叫常大山的采参人,每年秋天都要进山去挖参。这年秋天,他又早早地进了山,原指望抢先下手能碰到个大山货,谁知在老林子里转了半个月,竟连一棵“三品叶”都没看到。
      这天中午,林子里一丝风也没有,跟蒸笼似的。常大山浑身上下被汗水浸了个透,再也走不动了,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也奇怪,刚坐下便有        
      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叫他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常大山一骨碌爬起来,四下里一瞅,顿时心花怒放。刚才他坐的草丛里竟藏着一棵老山参!常大山大喊一声:“棒槌!”从怀里摸出根红线绑在人参上,然后像女人绣花一样,一点一点地挖掉人参上面的泥土。一天后,他终于把人参挖了出来。
      这是一棵罕见的千年老参,根须足有四尺,酷似人形,背平肚圆,一副憨态。常大山采参几十年,别说看,就是听也没听说有谁挖到这样的宝贝!他高兴坏了,小心翼翼地把人参包好,拔腿就往林子外边跑。
      三天后,常大山背着人参来到三山城的“凤来货栈”。 麻老板是出了名的“毒眼”看货看得准,当他看到常大山的山货时,眼睛当时就直了,连说:“宝贝啊,稀世之宝!”可是,当他把人参拿在手里细细看了一遍后,却长长地叹了口气。常大山心头一震,忙问道:“怎么,莫非有什么缺损不成?”
      麻老板说:“缺损倒是没有,我问你,这人参是不是长在一块石板上?”常大山很是惊讶:“你怎么知道?”当初挖的时候,他确实在人参下面的土里发现了一块石板,那人参像一个老者,就躺在石板上,他还为这事惊奇了半天呢。
      麻老板轻轻放下人参,说:“那石板不是一般的石板,叫温凉床,冬暖夏凉,所以人参才长得这么大,背才这么平,温凉床是无价之宝,人要睡在上面,能延年益寿,你运气好碰上了,却舍本逐末,岂不可惜?”
      常大山说:“这不难,我回去把它挖出来不就完了?”麻老板一拍案板:“只要你把温凉床找来,我给你这棵人参十倍的价钱!”
      当晚,常大山到一家客栈投宿,一进门就被人擂了一拳,定睛一看,竟是老相识黑牛。黑牛也是一个采参客,两人曾搭过伙。故友重逢,自然少      不了一番亲热,常大山就买了酒菜,与黑牛喝了起来。
      酒到酣处,常大山把自己挖到老山参,又要去挖温凉床的事说了。黑牛听罢连连叹息:“我咋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呢?说了你别笑话,今年我愣是没开眼!”
      常大山心想,温凉床说不准是块很大很重的石板,黑牛正好没事干,何不请他当个帮手?于是就说:“我一个人力气单薄,你愿意跟我跑一趟吗?”黑牛拍着胸脯说:“如果你信得过我,我没说的!”常大山说:“那好,咱兄弟就一块儿去。成了咱们对半分,不成你也别怨我。”
好兄弟不惧三分疑
      第二天天没亮两人就上了路,他们披星戴月走了三四天,终于又摸进了那个山坳里。离挖出人参的地方还有很远,黑牛就发现了常大山绑人参的那根红线,他兴奋地说:“宝贝一定还在,已经被红线绑住了”
      常大山和黑牛一起动手,不一会儿就把坑口扩大了,一块平坦的黑石板出现在眼前。抬出来一看,石板有五尺长,两尺宽,三寸厚,手一摸,瓦凉瓦凉的。“温凉床!”两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奋地高呼起来。
看看天色不早了,常大山剥了一些树皮,搓成绳子,绑在温凉床上。他在前,黑牛在后,两人抬起温凉床向山外走去。由于连日奔波,常大山刚走上一天就着了凉,浑身无力。可是温凉床还得往山外抬啊,黑牛就把绳子往后拉,承担着大半的重量,这使常大山很感激。
到了晚上,山里的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冷飕飕的。黑牛摸了一把温凉床,竟像火炕一样温暖,他就叫常大山睡在上面歇一歇。常大山却说:“你是我请来的,遭罪的应该是我,还是你睡吧。”
      两个人你推我让,谁也不肯独享这份福。最后黑牛说:“那就不睡了,这么金贵的东西咱们享受不起,万一弄坏可就麻烦了。”于是,一路上,就是白天再热晚上再冷,他们谁都没有躺在温凉床上歇一会儿。
      这一天,早晨还晴空万里,不一会儿却乌云翻滚,下起了瓢泼大雨。常大山和黑牛抬着温凉床,走在山腰的羊肠小路上,躲也没处躲,顿时淋成了落汤鸡。常大山本来就虚弱,被冷雨一淋,不由得眼冒金星,脚下一软,“扑通”摔倒在地上,顺着山崖就滚了下去。
      冥冥之中,常大山好像看到有几个小鬼来到了跟前,一个小鬼说:“你看这家伙多傻,碰到宝贝不自己去拿,却找什么帮手,结果怎样,叫人家给推下山崖了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常大山悠悠醒来。想起小鬼的话,他好后悔呀,心里一遍一遍骂自己:“常大山,你是不是长了个猪脑袋?”他想站起来,爬出大山,去找黑牛算账,可手脚却一点儿都不听使唤。
      正挣扎着,突听有人说道:“大山哥,你醒了?”常大山勉强睁开眼睛,眼前模糊的影子一点点清晰起来,是黑牛!黑牛说:“大山哥,放心吧,没事了!”
      黑牛把常大山背到一个窝棚里,采了些草药一口口嚼碎,涂到他的伤口上。好在常大山没受什么致命伤,经过两天的调理,伤就好了多半。黑牛这才说:“大山哥,你在这里等我,我找温凉床去。”原来,常大山落崖后,黑牛丢下温凉床,不顾一切地跟着下到了山崖底下,找了整整一天才把人找到。
      傍晚的时候,黑牛背着温凉床回来了,他累得筋疲力尽,倒在地上很长时间才站起来,可腰像却做下了毛病。
      常大山消除了对黑牛的怀疑,两人同心协力,终于把温凉床完好无损地请出了深山老林。麻老板不负前言,花一大笔钱买下了温凉床。常大山也按事先的约定,二一添作五,跟黑牛平分了银两。
真宝贝惹来满门祸
  常大山回到家里,用得来的钱做起了生意,十年后,竟成了富甲一方的财主。他总是想,没有黑牛就没有自己的今天。当年黑牛在山里一个人背温凉床,落下了腰病,现在指不定怎样了呢。一天他心里突然冒出个念头:如果黑牛能有个温凉床当床榻,说不定就能治好身上的病!
这一天,常大山又来到三山城,他要买下温凉床,送给黑牛。然而斗移星转,“凤来货栈”竟已面目全非,成了一片废墟。当年货栈的麻老板,则成了一个瘸腿乞丐,躺在废墟前苟延残喘。常大山吃了一惊,拉起麻老板,问道:“麻老板,你这是怎么了?我是常大山呀,当年卖给你温凉床的常大山,你还记得吗?”
      麻老板没有理他,只是睁着空洞的眼睛,冷冷地说:“你也是来买温凉床?我问你,你买温凉床干什么?”常大山脱口道:“我要送给一个恩人,怎么,我来晚了?”
      麻老板一声冷笑:“送给恩人?恐怕这一送就不是报恩,而是嫁祸了!”常大山越听越糊涂,急忙问:“麻老板,这到底是咋回事?”麻老板闭上眼睛,摇头叹息:“温凉床,是宝也是祸啊!”
      那年,麻老板得到温凉床,如获至宝,谁知放在手里还没暖热,就被知府大人给勒索了去。更倒霉的事还在后头,自从温凉床进了知府衙门,不到十天,知府大人家就死了三口人。知府认定是麻老板在温凉床上使了毒药,就把他抓进大牢,严刑拷打,他的货栈也被抄抢一空……
麻老板的遭遇令常大山十分难过,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那温凉床呢?”麻老板说:“那以后温凉床下落不明,可不久前我听说,有人在明城看见了温凉床。”
      半个月后,常大山赶到了明城。一打听,温凉床还真在明城,它现在成了“仙居阁”商号的镇店之宝。常大山以为“仙居阁”是大酒楼或客栈什么的,哪知过去一看,竟是家棺材铺。这家棺材铺可不一般,门面大,伙计多,生意也好,常大山尽管嫌晦气,但为了温凉床,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一遭。
     进了门,常大山张口就说:“我要看看温凉床。”那掌柜的倒也和气:“你来得正巧,温凉床刚刚送回来,要看请随我来。”常大山跟着掌柜进了一间屋子,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房间中央的温凉床,那不正是十年前他卖给麻老板的那个吗?
温凉床凝聚一生情
    常大山走上前去,抚摸着温凉床,一时无限感慨。半晌,他对那掌柜的说:“这温凉床我买下了,你开个价吧!”掌柜的很惊讶:“难道你不知道?温凉床只租不卖的!”常大山微微一笑:“我出大价钱。”
掌柜还是摇头:“对不住了客官,多少钱也不卖!真是奇怪了,昨天来了个黑大个儿,也是要买温凉床,说他最穷的时候,一个人帮了他一把,现在    
     他发达了,要买温凉床送给恩人。我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打发走,没承想今天你也来买。我能否问问你,你买温凉床又是要做什么呢?”
     常大山一愣,黑大个儿,莫非是黑牛来过了?他买温凉床,难道是要送给自己?既然他没有买成,我一定要买成!想到这儿,常大山说:“我也要送给一个恩人,掌柜的,你就出个价吧!”
     那掌柜的长叹了一声,问道:“你知道温凉床的特性吗?我有个故事,你不妨先听一听。”
十多年前,有个贪得无厌的知府,搜刮民脂民膏。有一年,他巧取豪夺得到了这个温凉床。他也算得上是个孝子,自己没舍得用,送给了他的爹妈。谁知不出十天,他爹他妈,以及在温凉床上睡过几宿的儿子都奇怪地死了。又过不久,这个知府因贪赃枉法被朝廷查办,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却革职为民。他把这一切都归罪于温凉床,一气之下就把温凉床丢进了大湖里……
      听到这里,常大山惊讶得目瞪口呆。掌柜的说的这个知府,分明就是让麻老板家破人亡的那个贪官啊!没想到其中竟有这样一段隐情。只听掌柜的继续说:“家父略知医理,他把温凉床捞起来仔细研究了一番才知道,温凉床决不像传言说的那样能祛除百病,使人延年益寿。恰恰相反,其内竟似聚有神秘功力,人若在上面躺上一宿,五脏六腑必损,不出十日,就会不治而亡!”
      常大山猛然想起当年从山里往外运温凉床时的情景,是真诚的互相谦让,才让他和黑牛躲过一劫啊!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自言自语道:“这么说,温凉床不是什么无价之宝,倒是一个不祥之物!”
      “不,温凉床仍是件无价之宝。”掌柜的微微一笑,“尽管活人不能躺在上面,但死人停在上面,冬天不僵夏天不腐。很多人家死了人,为了等远方的亲人来吊唁,尸体要停放很多天才能下葬,这就能发挥温凉床的作用了。在我这里,棺材有价,温凉床无价,主顾们可以把温凉床租去用,卖却是无从提起的。”
      原来如此!常大山长出了一口气,觉得心胸豁然开朗起来。
出了“仙居阁”,已近中午,常大山走进一家饭馆,你说天下竟有如此奇的事——黑牛正坐在一张桌子上,像是在专程等着他!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他们什么都知道了,什么也不用再去说了……

【返回吉林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