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天下第一吊炉
作者 :张国新
   
      很古的时候,给病人熬药将药壶悬吊在三脚架上,下面燃着柴火,把药汤煮沸,所以人们便把药壶俗称了“吊壶”,或“药吊子”,把烧制药壶的窑炉叫“吊炉”。传说很早以前,在湖州有个周家吊炉,得祖上真传,烧制的药壶其貌不扬,却十分神奇,既是壶又是药,既能升华壶中之药效,又能发挥本身之莫测功力,壶药合一,立竿见影,被民间誉为救世神壶。可周家一年里只烧五炉,数量稀少,供不应求,所以周家药吊子一壶难求。
有一年,离湖州很远的一个县郡得了瘟疫,无药可治,死人无数,瘟殍横野,当朝皇上知道了这事,就令朝廷里一个最好的御医赶赴疫区治除灾疫。御医到了疫区,经过反复查看灾疫症状,开出了一个治瘟病的灵方,叫人四处张贴,告知百姓按方抓药,熬煎服之,瘟疫既除。老百姓总算盼到了救星,纷纷照着方子买药,用药吊子煎煮服用。可是患者服药后,有的起死回生,有的效果并不理想,御医详细查验后得知,凡是药效明显的,皆是用湖州周家吊炉烧制的药壶煎药,御医不禁感叹,我的药只有用周家药吊子煎熬才能显现最佳效力,今日能救百姓于阴阳之界,真乃天意啊。于是令当地县官立刻去湖州,多多购买来周家吊炉的药壶,救人性命,消除瘟疫。
      县令不敢怠慢,当天就派人去了湖州,也许是苍天怜悯世人,买药壶的人来到湖州时,正赶上周家吊炉开炉,虽然求购者无数,但得知实情后,还是让给了他们一百只。一百只周家药壶运到疫区后,昼夜煎药,一个又一个得瘟病的人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由于病人太多了,没过多长时间,当地可用治疗瘟疫的药材即告罄,从外地调购还需时日,这期间不知还要死多少人,情急之下,御医便用周家的药壶煮开水水给病人喝,没想到,这无奈之举,竟然使病人的病情得到了缓解,为挽救性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御医这才发现,周家药壶煮过的清水也有调节阴阳、祛病除邪的神奇作用,简直不可思议。不久,大批的药物运进了疫区,消除了瘟疫。
      御医回朝廷向皇上如实禀报了疫区情况,对周家吊炉大加褒奖,皇上大悦,重赏了周家吊炉,一位天下闻名的大书法家有感此奇事,亲笔写了一块金匾:天下第一吊炉。
      时间又过去了很多年,“天下第一吊炉”已传承了好几代,虽然周家药壶仍是稀缺之物,但周家始终没有改变祖传的规矩,也没有扩大生产规模,一年只烧五炉,一辈又一辈,周家靠出售药壶所得,养活了一大家子人,虽没有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
周祥是周家吊炉的第几代传人连自己都说不清楚,他老来得子,古稀之年了,独生子周来宝才刚刚二十岁。周来宝虽然年岁不大,却很精明,周家药壶的制作工艺他已了如指掌,他觉得那些工艺实在是太古老陈旧了,早就应该被淘汰,经过反复试验证明,用另一种工艺烧制药壶,不但省工省时,还可以提高效率几十倍,然而当他把自己的主意说出来时,却遭到了父亲的坚决反对。他很不解,跟父亲说:“祖传的金匾和周家吊炉上百年的口碑是宝贵的无形的遗产,可我们一年只出五窑货,什么时候能发大财?简直是浪费资源!”
      周祥耐心地谆谆教导说:“药壶是用来煎药给病人治病的,烧制药壶如果能首先想到病人,我们的路就越走越宽,也可衣食无忧;如果我们首先想到的是金钱,那路就越走越窄,不但富贵不了,最后可能什么都没有了,甚至生命难保,这是留下来的祖宗遗训啊,我死之后,你一定按照祖上的规矩做,不能走样了!”
周来宝嘴上应承着,心里却很不服气。
      又过了几年,周祥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用生命最后的力气说给儿子的话,仍是祖宗的遗训,一再叮嘱:“孩子,你要记住了,一定要记住了!”周祥去世后,周来宝接了父亲的班,当上了“天下第一吊炉”的新掌柜。他年轻气盛,把父亲的叮嘱全扔到了脑后,他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更改了祖传的老规矩,产量一下子提高了几十倍。事实正如他想象的那样,由于有“天下第一吊炉”的祖传金匾和周家药壶上百年的口碑,药壶的数量虽然增多了,也不愁卖不出去。周来宝财源滚滚,购置了深宅大院,娶进了三妻四妾。他想,我的祖辈头脑太不开窍了,守着金炉银壶过穷日子,我要是早诞生一百年,周家岂是天下第一吊炉,那肯定是天下第一富豪!他计划再造几座更大的吊炉,同时开窑,那将日进斗金,哈哈,他越想越得意。
正当周来宝踌躇满志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故。
     这天周家吊炉来了一队骑马的官兵,为首的是一个朝廷的公公,那公公告诉周来宝,皇宫里有位娘娘得了一种怪病,茶饭不思,疯疯癫癫,太医院上下急得团团转,最后是一个老御医想起来了一个传说,说的就是用你们的“天下第一吊炉”烧制的药吊子煎药,能使药效倍增,于是快马日夜兼程而来。周来宝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搞大了,周家的药壶要进宫给娘娘煎药,这可不是好玩的,吓得浑身颤抖,他又是下跪又是磕头,哆哆嗦嗦地把公公领到吊炉跟前,指着刚刚出窑的一堆药壶请公公挑选。公公千挑百选,挑选了两只,小心翼翼地用黄绸包裹好,放进木箱里,临走前,公公阴阳怪气地警告周来宝说:“小子你听好了,你家的药吊子要是治好了娘娘的病,定又重赏,要是徒有其名,可小心你的脑袋!”
公公一走,周来宝的眼皮就开始狂跳起来,一会左眼皮跳,一会右眼皮跳,也说不清是福是祸,但他总觉得是凶多吉少。果不出所料,时过不久,就有官兵气势汹汹地来到他家,摘掉了“天下第一吊炉”的牌匾,封了吊炉,查抄了财产,并以“徒有虚名”、“混淆视听”的罪名,把他打进了大牢。原因不言自明,周家的药壶带进宫里没有起作用,娘娘的病依然如故。
      几年后,皇上得天子大赦天下,周来宝有幸走出了牢房,这时他已经是无家可归的穷光蛋,又身缠多病,无力再重操旧业,只好沿街乞讨,靠讨来的残汤剩羹勉强活命。这一天,他路过一家药铺,想到自己曾富甲一方,而今病入膏肓却无分文买药,这一切就是因为那该死的娘娘得了什么该死的病,他禁不住仰天长叹,泪水濛濛之中,他看到了药铺的高门上悬挂着一副对联:
      上联: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
      下联: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横批:天地良心
      二十几个字,就如同无数颗钢针插进了他的心头,剧痛过后,他大彻大悟,自己落到了这一步,不怨天不怨地,就怨自己利欲熏心,把金钱摆在了前头,完全是咎由自取。原来周家吊炉的真传是:采世间七色之土,取天下八江之水,百木薪火烧炼七七四十九天,闭关闷窑三七二十一天,出炉之壶方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内敛期中。可周来宝嫌采七色之土艰难辛苦,取八江之水千里迢迢,聚百木薪火繁杂劳累,闭关闷窑更是徒耗时光,于是“弃陈革新”,一掌管周家吊炉就开始走捷径:采后山土,取村边水,伐前山柴,五天烧一炉。从外表看,药壶和以前的没有什么两样,可其内涵却天壤之别。他想起了父亲的遗嘱,追悔莫及,一口血喷涌而出,倒地气绝身亡。
      “天下第一吊炉”从此在世间绝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