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屯爷断案
作者 : 张国新(吉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干部),发表于《民间故事选刊》2001年11期。
上传日期 2015 10 25

      屯爷德高望重,屯里出了个什么事儿,谁也不去找屯长,都去找屯爷。打架械斗找屯爷,儿子不孝敬老人,找屯爷,夫妻吵嘴也找屯爷,屯爷是屯里的宝贝疙瘩。
      屯爷还是破案的能手,一些偷鸡摸狗的案子,尽管曲里拐弯,在屯爷那里都能给弄个泾渭分明水落石出。
屯里有个年轻的寡妇叫丁丫,长得人见人爱,丈夫死去四五年了,她仍恪守妇道,从不越雷池一步。屯里许多男人虽垂涎三尺,却没人敢下手。终于有那么个风高月黑的夜晚,有个人摸进了丁丫的睡房。丁丫从睡梦中惊醒,一边奋力厮打,一边疾声大叫,男人见势不妙,落荒而逃。这时,闻声赶来的屯民,一边安慰抚丁丫,一边去屯爷那里报了案。
      因为天黑和慌乱,丁丫没看清那个人的长相,没留下那个人的任何证物,这是个无头悬案,屯爷能有招吗?
      屯爷把全屯所有的成年男人都叫来,聚在一个屋子里,房中间有个火炉,火炉上放着一个水壶,水壶里的水噗噗地翻花开着,冒着白气。屯爷说:“昨晚进丁丫房里的那个人就在屋里坐着,现在招了,咱们从轻处罚;如果现在还不招,咱们就摸壶底。心里没鬼的人,心平气和,摸这壶底什么事也没有;心里有鬼的人,心慌气短,手一碰到这壶底就得被烫个大白泡。那个时候,咱们可就不客气了!”
      屯爷等了一袋烟的工夫,没人吭气,屯爷磕了磕了烟袋锅说:“那好,咱们就开始摸壶底,我先摸。”他把水壶提起来,自己首先在下面摸了一下,全屋子里的人就开始轮流摸,工夫不长,每个人都摸完了。屯爷放下水壶,说:“好,现在大家都把手伸出来我看看。”屯爷挨个看了一圈,突然指着一个人厉声吼道:“二胡癞,你还不给我招来!”二胡癞当即跪下,汗流如注,招出了那天晚上的实情。二胡癞被绑在一棵大树上,狠狠地挨了二十鞭子。以后,丁丫着实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
可是好景不长,开春的一天早晨,丁丫又跑到屯爷家告状,说昨天晚上又有一个人进了她的屋,被她打跑了,因为那人蒙着面,还是没有看清是谁。
      屯爷又把全屯的成年男人找到了一起,仍然没人招供。屯爷说:“好吧,大家都回去,谁心里有鬼谁知道,心里有鬼就能引来鬼,三天之后,这个人家里就会有鬼叫声,大家仔细听着就是了。”屯民们半信半疑地散了。
第三天转眼就到了。一大早,全屯人都屏住呼吸,竖着耳朵四处听鬼叫,可是整整一天,除了鸡鸭鹅狗的叫声外,什么也没有听到。全屯平平静静,没有一丁点鬼的影子。
      太阳落山后,夜幕渐渐地笼罩了山野,山山屯屯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黑纱。油灯星星点点地亮了,不一会,又一个接着一个地熄灭,人们有点失望,这回屯爷大概不灵了。正在这时,突然有一声怪叫传来:“咕——嘎——咕——嘎——”
声音令人毛骨悚然,一声接一声,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揪心,在寂静的山村夜空传出很远很远。
大家不约而同地穿上衣服,走出门,要听听这鬼的叫声究竟从谁家传来。夜幕里,人越聚越多,当然屯爷也在当中,大家在屯爷的带领下,寻声而去。
鬼还在叫:“咕——嘎——咕——嘎——”
大家终于找到了传出鬼叫声的人家,那是三叫驴家,只见三叫驴正手提一把大铡刀在房前屋后乱跑,惊恐万状。他看到全屯人都进了他的院子,立时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屯爷说:“三叫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三叫驴耷拉个大脑袋,说:“我招,我招……”
      这时,鬼叫声戛然消失。真是神了!
      屯爷名声大震,有人把他说成是地神再现,天仙下凡!从此,再没有人敢打丁丫的主意了。
      有一天,屯爷喝酒喝得太多了,有点飘飘然,恰好一个很聪明的屯民到他家来,看到他正在兴头上,就问:“屯爷,我知道烧开了水的壶底并不烫,        
      二胡癞怕烫出大白泡,不敢摸壶底,他手上就没有粘上壶底黑灰,你就把他揪出来了。可那鬼叫声,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您老能否赐教一二?”
      屯爷哈哈一阵大笑,十分得意:“那是我抓了两只癞蛤蟆,往屁眼里塞进了两粒黄豆,一天前趁没人的时候,把装癞蛤蟆的小纸盒埋在了三叫驴院子里的树根下,豆粒一天之后就开始发胀,一胀那癞蛤蟆就疼,一疼就叫,越疼越叫,越叫越疼……那天晚上,三叫驴一招供,我就一脚踩瘪了那个小纸盒,把     癞蛤蟆踩死了,所以它就不叫了,哈哈哈……”
      屯民茅塞顿开,可他还有一事不明,就问:“那你怎么知道是三叫驴干的呢?”
听这么一问,屯爷顿时变得很伤感。半晌,他才说道:“哎,那么好的一个女人闲在那里,谁不惦记?那晚的月亮真是圆呐……”

【返回 吉林民间故事】